花小田

〔青瓜cp〕菜瓜菇娘的婚事(中2)

       更新之前的事――故事走向稍微给改了改,不喜欢菜瓜一直等着张保庆的设定,也不喜欢小红果一会跟白脸含情脉脉,一会跟张保庆粘粘糊糊的人设,倒是邢副队长越来越可爱,我要把他许配给杨烨。(嘿嘿)所以改了下,估计会清爽很多,大家轻拍。

      几个人好不容易找到了大噶哥的秘密基地,把杨烨刚放好,就听见邢原野在外面叫门喊老乡,看他俩平时的交情根本不知道这人会因为杨烨着急成这样。还没来得及应门,门就开了,邢原野进门就把靠在张保庆身上的杨烨接了过去,随后进来了一个人――大噶。
      大噶哥人长的高高大大的,穿着一身皮毛袄子,带着皮毛帽子,留着一把络腮胡,背后背着一把弓,手里拎着两只兔子,进门的时候把一行人吓一跳,菜瓜把手里的盆塞给张保庆,满脸笑容的冲了出去。
    “大噶哥~”大噶哥人高马大,一下子把菜瓜抄了起来,满屋子的笑声。张保庆把一盆开水放在一边,撞了撞跟着傻笑得二鼻子,
    “诶,你们姐弟俩缺乏父爱啊”,菜瓜挂在大噶身上就像个猴子🐒,十分不和谐。
    “你懂啥,这叫男子汉”
    “切~”张保庆心中郁闷,菜瓜喜欢熊,二鼻子也不崇拜自己了,庆庆不高兴,庆庆需要菜瓜帮助。

       张保庆坐在床边生闷气,觉得自己怎么都比那个大噶好一百倍,菜瓜这个无知少女!邢原野坐在另一边,下了很大的决心杨烨擦干身上的汗,
     “我觉得人家大噶挺好,你看,杨烨发烧了人家还帮忙去屯里通知”比起这个,张保庆突然觉得老邢更让人郁闷,怪怪的。
        “你懂什么啊,菜瓜那个傻丫头,诶,诶,你解他衣服干啥”
啊      
           “不解开衣服怎么擦汗,你啊少管我,还是想想怎么让人家菜瓜菇娘喜欢你吧”。

           张保庆看着从杨烨身上解开的红围巾,露出了迷之微笑。菜瓜,我让你自己说~

〔青瓜cp〕菜瓜菇娘的婚事(中)

       菜瓜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地坑上面的红杉林里,怎么上来的,在那多久,她都记不清了。而且二鼻子还有张保庆都不在身边。菜瓜起身,试着忽略浑身的酸疼感,寻找失散的弟弟和张保庆,四周白雪皑皑,刚走几步就看见了雪地里躺着一个人!菜瓜赶紧走了过去,把人翻过来才发现是地质队的杨队长!
    “杨队长,杨队长!”杨烨脸颊泛着红,菜瓜试着他的体温,感觉有点发烧。杨烨要比张保庆高上一点,张保庆又比菜瓜高一截,“要是二鼻子在就好了,”菜瓜菇娘上山能打虎,下水能擒龙,可是遇上这种事有点束手无策。正想着,就听见远处张保庆和二鼻子叫菜瓜。

     “杨烨真会找麻烦,生病瞎跑什么啊”张保庆看杨烨不顺眼已久了,终于得到机会好好的损一损他~
   “废什么话啊,你跟二鼻子你俩换着背”
   “小爷为了找你已经累废了,背不动”张保庆看不惯菜瓜那样。
   “你背不背?”张保庆表示拒绝,“你不背我背!”保庆哥看她真要背,赶紧把人轻轻的推一边去了
     “我来吧,你小胳膊小腿儿的,再压的不长个咯”
菜瓜菇娘本来心怀大慰,觉得这小子终于懂事了,后半句又欧的她一口老血吐不出来。一上身,张保庆就觉得杨烨好像一座大山压的他都快受不了了,
    “走啊,发什么楞”
    “去哪啊,大姐”四野茫茫,荒无人烟,也得有个方向啊
    “这儿应该是屯外红杉林,往东走可能有人家”菜瓜菇娘有点不好意思了,为什么呢
   “哦,我想起来了,大噶哥说过,那边有个他的秘密基地!”二鼻子提起这个大噶哥也是一脸的兴奋,
    “你俩说什么呢”张保庆小盆友表示也想听,
    “诶,保庆哥,穿过这片红杉林,再往东一走,就是俺姐和大噶哥他们的秘密基地,平常打猎要是遇上大风雪回不去咯,他们就在那歇脚……”
      张保庆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冒酸水儿,“菜瓜我跟你说啊,对男人要有警惕心,别轻易跟男的出门太远,时间太长”
     “放心吧,大噶哥人特别好,”俩人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打猎,青梅竹马。
    “唉,合着你那点警惕心全用我身上了是吧?”菜瓜想起来俩人一见面就被他掀被窝,还被他衣衫不整的压在床上,就一阵恼火,想着还有二鼻子在,才堪堪将话头收住,喃喃说了一句“大噶哥和你可不一样,”
    “切,恩将仇报”张保庆想起他把菜瓜从冰箱里救出来被她又打又闹的,一点都没有小说里什么英雄救美的感激万分啊,以身相许啊什么的……
   “大噶哥是个好人,今年春天的时候还来我家提亲来着,”二鼻子挺喜欢这个未来姐夫的,高高大大的,憨厚,身手不错,可惜被奶奶拒绝了。
    “难得你俩都喜欢,咋没同意啊”张保庆心里的小泡泡碎了一地,菜瓜在他眼里还是个小姑娘,俩人打打闹闹的培养了不少革命友谊,这小姑娘都要结婚啦?!
     “奶奶说姐姐岁数还小,过两年再说”顺德奶奶就是不一样。

     “没关系,大噶哥也说要好好攒钱,过几年再谈”菜瓜有点不好意思了,脸颊泛着粉红色的光,乌黑的发辫,白皙的皮肤,张保庆想起一句诗,“靓妆眉沁绿,羞脸粉生红”好看的紧。张保庆,你要加油啦!

     

[青瓜cp]菜瓜菇娘的婚事上

       二鼻子一下子把地戳了个洞,三个人来不及反应就都掉了下去,水流很急挣扎了一会就触发本能开始划水,张保庆跟在菜瓜后面,菜瓜从地面摔下来都不能动了,这会儿怕这丫头出危险。怕啥来啥这会儿就看见菜瓜愣了一下直挺挺的沉了下去惊的张保庆大叫“菜瓜!!!”紧深吸了几口气,冲进水里把菜瓜捞了上来,放在岸边,然后又把二鼻子拽上来,这小子看着人高马大,其实弱鸡的很。
      张保庆这边再一次回到了岸上,甩掉了身上灌满了水的冬衣,来到菜瓜身边,“菜瓜,菜瓜?”叫了几声没反应,张保庆犹豫了一下,解开了菜瓜的衣领,露出白净的脖颈,
     “你干啥解我姐的衣服!”二鼻子平时对大哥恭恭敬敬的,张保庆说一二鼻子肯定跟着说一,不过,谁都有底线不是,大哥咋能欺负姐姐呢!

       张保庆没空搭理大呼小叫的二鼻子,又把扣子解开了几颗,把菜瓜放平,捏起菜瓜小巧的下巴,在二鼻子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完成了心肺复苏,看着菜瓜把水吐出来才放心。

      “看什么看啊,这叫心肺复苏”

      “你,刚才跟俺姐嘴对嘴”二鼻子到底还是小,说起来还有点脸红,两根手指头轻轻的碰了碰,“这事不能跟外人说”
      “什么嘴对嘴,那叫心肺复苏”
      “嘿嘿,反正不能说,包括俺姐,俺姐还得嫁人那”说了你就擎等着挨打吧。
         张保庆笑了下,往火里填了把柴,“那你们姐弟俩可得对我好点,不然啊,我把这说出去,看你姐姐除了我还嫁谁”
       “你想的美,追我姐的人可多了,求亲的人都快排到镇上去了”鹰屯第一少年猎手有点急了,他二鼻子的姐姐诶~
      “呦,看不出来啊,行情这么好呢啊,那你可得好好对我,还有你……什么时候醒的!”
         张保庆满嘴跑火车,一扭头,正看见少女悠悠转醒,一低头看见自己的外衣被脱了下来,放在架子上烤,“你们谁解了我的衣服!”
        “我我我我我”二鼻子赶紧上前,张保庆瞧天瞧地,就是不敢瞧菜瓜。
         张保庆想,这凶样儿除了他以后还有谁敢惹,也就小爷能收编啦。
      
       

     

[青瓜cp]菜瓜菇娘的婚事


       总觉得张保庆这个人物设定有点崩,油腻了,菜瓜那么个大姑娘,又是摸又是掐又是抱的,即使是如今也不能说是兄弟间相处的模式吧?!(哪家男闺蜜动不动就拥抱,人工呼吸女性朋友的我看这家男性成员收拾不收拾你)
        公子哥模式的偏偏少年,有一个设定挺好,挺新颖,虽然无赖,混子,但是对老婆贼好,而且,老婆也是菜瓜型的,能干,独当一面不成问题,把自己的相公的胃还有人安排的妥妥滴。
        看菜瓜菇娘被虐的实在心疼,心疼的不要不要的,所以,来个上下篇自给自足吧~
        设定是保庆喜欢小红果是在天坑里中毒了,其实他心里老烦小红果没事找事动不动就哭的性格了。

         相反,他就喜欢菜瓜这样的,直来直往,脆生生的性格~
          商雪瑢暂时不出现,把杨烨就给菜瓜菇娘用一会~

〔天坑鹰猎〕菜瓜和保庆


        菜瓜是个挺要强的姑娘,幼年失怙,和弟弟相依为命。太早的独当一面让她忽略了自己的感受,一切的一切都以弟弟为先,她坚强,不屈,自尊自强,女孩儿的柔弱她是不会的也不能的,她有弟弟和奶奶要保护。

      保庆虽然也是幼年丧父,好歹还有母亲,还有陆叔,他的童年,青少年时期相对来说是幸福的。

      菜瓜菇娘初见是在箱子里,保庆也曾经温柔相待,比如说会往菇娘被子里塞热水袋,会帮菇娘盖被子,他是真的想照顾这个菇娘,俩人的初见是奔着友好去的――中间有点儿误会。

     冰冷着面孔的,还充满武力值的菇凉估计北京少年张保庆从来没见过。

     他俩又有同病相怜的一面,又有各不相同的一面。所谓同性相斥,异性相吸。估计以后的故事还会更精彩啊~让我们期待吧

〖吏青〗两个关于冬青和赵吏前世今生的脑洞

    一家之言,不尽之处望大家多多谅解。轻拍~
    黄泉篇没看全,看了个开头,突然间来了灵感。
    和尚无名入黄泉,进地府,为的是琴。那琴,赵吏曾经带着去过不少地方,可能是除了那把枪之外的,出现最多的“道具”,后来冬青在赵吏魂飞魄散之后就接收了那琴。
     在想啊,赵吏可能是个不入轮回的高人,冬青呢可能是个身不由己的小妖怪或者是什么灵怪之类的,俩人互生情愫,相伴经年。无名是个和尚,赵吏也曾经念过佛号,以此推论,可能是佛门啊那些老顽固容不下冬青,恨他坏了赵吏的修行,就动手脚把他送入轮回,生生世世皆是苦命。
     赵吏呢,那时候还叫无名,就生生世世的追随冬青,可是呢,佛门为了让他安心修行肯定设置了不少障碍,比如啊,让他的琴进了地府。
    在黄泉孟婆庄,他杀了孟七,得到了琴,留在了地府,无名成了赵吏,忘了冬青。
     第二个脑洞
     或者是冬青的琴。冬青坏了赵吏的修行,有人不高兴了就把冬青打入轮回,琴收入地府。赵吏,无名那时候看起来是个高僧,肯定是不停的收妖,回家一看自己的小妖精被灭了,又打听到冬青的琴入了地府,所以追去了黄泉。没想到,高僧成了鬼差,忘却前缘,小妖怪冬青坠入轮回,成了蚩尤的容器。虽然赵吏为了琴成了鬼差,没了魂魄――可能这货压根就没有魂魄,失去了记忆――关于冬青的,可是缘分就是这么奇妙,他们一直在寻找的一直在身边,生生世世。
    

【江笙】吾心安处之预告

未来的某章,穆如寒江听说皇帝想把笙儿赐婚异域藩王――和叶。把和叶的女人👩减少一点点~私设啊,私设然后穆如寒江就带着笙儿跑掉了…

〔江笙〕吾心安处

第二章    相见
注:仔细观察了下下,小笙儿比小寒江要白啊,所以私设笙儿虽然并不十分美貌,但是皮肤白皙~眼睛好看~
然后我得先让他们相见啊,所以描述了下电视剧里的场景~

天启城.金宁院

     远远的走来一个少年,仿佛院子里一个人没有,就好像回自己家那么自然。
     牧云笙此时正端坐在他平日作画的榻上静静的发呆,少年走进院子打量着牧云笙,牧云笙也打量着少年,两个人谁也没说话,牧云笙想这人也许只是和别人一样,好奇这个异类长什么样,过来看看。过一会,就会离开。哪知道,那人绕来了坐在榻边的牧云笙,竟然径直走进了内室,旁若无人的参观起来。
    “你在看什么”
    “我还以为,皇帝家有多好看”少年走出来轻盈一跳,又回到了院子里,嘴角里带着一抹笑,“这么一看,还不如我的破庙”
      牧云笙看了他一眼,落寞的说,“我所有的兄弟姐妹里,只有我的院子是这样”
    “他们欺负你!”少年还没见到牧云笙的时候就听说皇帝老儿对这个儿子不怎么样!
    “是怕我”牧云笙不由自主的收紧了手指,抓着自己的衣摆,虽然他倔强的跟传旨的金炳义说了那番大逆不道的话,其实说到底,还是怕别人嫌弃他,怕他。
这是他第一次跟同龄人,不,兰钰儿以外的人说这么多的话。
     “怕你?!~”少年看着眼前这位锦衣华服身行单薄的小皇子,他长发未束,披散在肩膀上,好像一匹上好的丝绸,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搭在膝盖上的两只手因为用力已经攥的发红了。这位皇子并没有遗传他那位异族母亲的倾世容颜,但是,任谁见了他,也不该怕他。
      “我听人说,我的母亲并非人族,我是不祥的,我会给人间带来灾难,我的住处不能有铁器,因为星命说,我手中握剑,将会天下大乱”
      “又是星命!你信吗?”少年为了星命,襁褓中被弃,骨肉分离,好不凄惨!少年转过身,认真的看着这位同样被命运作弄的少年。
     “皇上信”牧云笙垂下双眸,无奈的说,
     “可我还是觉得你被人欺负了!”牧云笙皮肤白皙,长发未束,宛如一匹上好的丝绸披散在肩头,仿佛被人一推就倒的样子,实在很像被人欺负的样子。牧云笙却摇摇头,
     “没关系呀,一个人就算被人欺负,也总比被人视若无物要好”少年觉得牧云笙比他可怜,虽然他出生就被人丢掉了,可是有师傅陪伴教导,父母兄长虽然不能相认,可是一家人还是想着他的。眼前这个人,虽然贵为皇子,却一无所有,总被人欺负。
     “以后,我保护你”牧云笙愣了一下,他出生不久就没了母亲,皇帝待他也不亲厚。这句话,乃是今生头一次听说。心,仿佛都动的更快了!!
     “我是寒江,你是谁”
     “牧云笙”牧云笙想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句话。

  

〔江笙〕吾心安处

   私设:牧云笙母亲是灵族,男女皆可生育,只是男魅要遇到命定之人才能孕育子嗣。星盘算出穆如寒江是颠覆牧云江山之人,牧云笙坐上皇位便会让生灵涂炭,民不聊生。牧云勤爱子心切,不忍让牧云笙受苦,又不能让他继位,两厢无奈之下,只能赐婚。牧云笙的婢女兰钰儿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安排牧云笙逃婚,流落江湖的牧云笙被穆如寒江所救。命运由此交叠~

       牧云笙一小就没见过母亲,他的父皇也不见他,长到十三岁,还没有一个同龄人做玩伴跟他玩耍。
    一个没有母亲,父亲也不重视的孩子,别人会怎么待他呢?牧云笙就像深山里的幽兰,静静的生长,容颜越发清俊挺拔。
     每日里,牧云笙最喜欢的就是坐在画台上作画,发呆。
    
     他不知道,朝堂上他的父皇和群臣正为了六皇子牧云笙的将来争论不休。

    

〖吏青〗修行

上 1    爱君笔底有烟霞,自拔金钗付酒家

      夏冬青从老仓库捡到半幅画,如果是全的,可能是个古代大美女的画像。可惜,画受时间消磨,只剩下半幅,看不出画中人是男是女。

      他用半湿不干的软布,来回擦拭着卷轴,用毛笔把画面上的土扫掉,想尽可能的对它好一点。这副画,只剩下人物的半张脸,和衣裙,线条流利,衣袂飘飘。若是全的,会不会是天龙八部神仙姐姐那样的人物?想到这,冬青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又叹气,他觉得可惜。这幅画从画纸,到笔墨程色,还有画轴的用料,都讲究至极。如果不是因为是残品,可能早就被束之高阁,寻常人难得一见了。他把画小心翼翼的竖起来,仔细的打量着,越看越喜欢,如果是完整的多好,那样就可以流传给后代!――真的不是贪财。
      冬青只是对古香古色的东西就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爱惜。比如说,去故宫,虽然去了好几次了,每次回家都得闹点小毛病,他还是喜欢去,每次只要一到那,就好像要见久别重逢的朋友似的那么激动。大家都说他选错专业了,应该学文物鉴定或者考古!大家这么说,冬青也深以为然。真就做了考古专业的旁听生,认真做笔记,提问题,渐渐的得到考古专业的陈老师“喜爱”。

      得到这副画,是因为去老仓库整理物品。 这次去仓库,陈老师的嫡传弟子们都有事,于是陈老师就让新弟子冬青去了。冬青特觉得幸运,他女朋友娅觉得陈老师欺负人,不想让他去。而且,可是,冬青还是要去。看他执意如此,娅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什么,自己走开了。几个考古系的本科的学生和他一起去了仓库,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的说陈老师偏心,……仓库闹鬼。
      鬼倒是没有,他抱了这副画回家。娅看到它就好像老鼠看见了猫,脸色煞白,昏昏欲绝!